返回網站

我的意外爸爸

LIKE FATHER, LIKE SON

如果一個孩子養了六年才發現竟然不是自己的親骨肉,而親生兒子卻早已習慣了原本養育的家庭,甚至非常喜愛他的父母和弟妹,怎麼辦?日本電影 <我的意外爸爸Like Father, Like Son>榮獲了2013年坎城影展評審團特別獎,更在亞太影展中獲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的獎項。美國名導史蒂芬史匹柏甚至買下電影版權,要重新改編拍攝好萊塢版本。全片看似兩個家庭的父母如何處理抱錯孩子的風暴,導演是枝裕和卻有更大的企圖心利用此事件來辯證:「好爸爸」的定義是甚麼?在成為父親的路上,一個接受菁英價值觀養成的男人,他內心情感的掙扎與醒悟又是甚麼?

無人能取代的工作

任職於東京建築公司的野野宮良多(福山雅治飾演),是一個追求事業成功,對自己要求嚴格的人。他努力給孩子最好的教育及居住環境,也以要求自己的高標準同樣要求著唯一的兒子。本來一切如他所想完美的進行著,沒想到醫院的一通電話,顛覆了他所有的計畫…對比於良多這個菁英爸爸,齋木雄大(Lily Franky飾演)是一個穿著邋遢、有三個孩子的水電行老闆。雖然開著不起眼的小發財車,卻是可以跟孩子玩成一團,隨時修好玩具的有趣爸從發現不是親生兒子、決定調換兒子,到適應新來的兒子,這兩個爸爸有如面臨一場考試,他們被迫要面對自己對「父親」這個角色的定義,也直接衝擊到自己內在的「父親形象」究竟為何?面對突如其來的震盪,常被太太罵的齋木,本質上並沒有太大的改變,居住空間雖然雜亂,夫妻倆始終非常享受跟孩子在一起,彼此之間擁有真實的親密關係。而原本處於優勢的菁英爸爸福山雅治,卻需要面對一切關係內在的真實:他是否真正接納養育六年卻沒有血緣的兒子?長期工時過長,夫妻關係的疏離單調如同住家的灰白黑色系。妻子與兒子緊緊相依的結果,根本無法分離。他遇到了生命中頭一件金錢與專業完全無法解決的問題。過程中他的內心猶如剝洋蔥般,一層層被剝掉外在美好的裝飾,赤裸而殘酷地面對自己的本相。當齋木發現良多忙於工作,根本沒有時間陪伴兒子時,他說了一句名言:父親,是無人能取代的工作!

雖然短短六年,不同的家庭環境卻養育出不同的兩個孩子。一個是拘謹聽話、壓抑自己討好爸爸的慶多,另一個從小在輕鬆自在、與弟妹嬉戲打鬧的環境中,養成琉晴不受拘束自由的性格。兩個孩子互調家庭後,反而更突顯了原先存在的家庭問題。縱然我們看見齋木家充滿歡笑,又有弟妹陪伴,但對慶多而言,那終究不是他的家。而住在高樓一塵不染的琉晴,也對窗發呆極其無聊。本來活潑跳動的生命,卻禁錮在冷漠的城堡中,終日面對哀愁的生母,怪不得找到機會他就逃亡…所以,「家人」關係只在乎血緣嗎? 還是真實情感的互動? 基因,能決定「關係」嗎? 導演是枝裕和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,自己跟父親的關係一直很平淡,而且父親過世得很早。以紀錄片起家的是枝裕和,早期大多拍攝跟社會議題有關的影片,而這幾年回過頭來專注於「家庭議題」。個人認為如果他的前一部作品<橫山家之味>,是追憶母親的作品,那<我的意外爸爸>無疑是他反思「父親形象」與「成為父親」的過程中,一個男人所需面對的課題。

成為父親的路上

影片幾乎要接近尾聲時,導演才揭露男主角的原生家庭。原來,良多與父親的相處是如此的疏離。短短的一場戲,小小的客廳裡,面對父親的抱怨和久未聯絡的繼母,良多臉上的不自在與情感的壓抑,與慶多渴望父愛卻又懼怕的神情非常相似…原來,兒子是父親的縮影,良多是以自己的原型在雕塑慶多…從小到大的自我鞭策,努力成為人上人的他,也許只想換來父親的正視與肯定。沒想到原本因無血緣關係而想放棄的兒子,卻趁他睡覺時,偷偷拍了非常多的照片藏在相機裡,看見小小的慶多,竟然如此細膩凝視著自己的時候,他的心完全被融化而回轉…
<我的意外爸爸>日文片名:「そして父になる」,原文是:「就這樣我成為父親」,也就是「我成為這樣的父親」。「換子風波」只是一場考試,不及格的福山雅治最後懇求兒子給他重修的機會,父子兩條平行線才有了交集。影片的最後一場戲,令許多觀眾眼淚潰堤,呼喚兒子的父親,同時是在呼喚自己內心的孩子回家…使我想起「路加福音」中慈父的形象。他不是被動迎接出走的兒子,他是相離還遠,就動了慈心,跑去抱著他的頸項,連連與他親嘴…(路15:20)


面對如此破碎殘缺的世界,太多人無法擁有健康的父親形象,但我們可以藉著信靠來到阿爸父的面前,躺臥在天父溫暖的懷中,領受祂那無比的愛與完全的接納,如果沒有先成為兒子,如何能成為父親呢?

所有文章
×

快要完成了!

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。 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。

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。